联系我们

亚游集团官网_AG8.COM_快乐就是生活
联系人:
网 址:www.tuai99.com

行业新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修剪整齐的碎发湿漉漉的

时间:2018-02-10 08:52 作者:admin 点击:

男人的手狠狠掐着我的脖子。
       猩红着双眼恨不得把我生生掐死。十几个人试图拦住男人。
       却被男人突围出来。
       用力的扼着我的脖子把我掼在地上。

喉咙处火辣辣的疼。
       我剧烈的喘息着。
       稀薄的空气一点点艰难的通过我的肺部。
       我难受的眼睛都几乎瞪出来。
       我用力挣扎着。
       试图摆脱这种难受。
       可是这种感觉却始终如影随形

我的反驳立刻叫左宗霆眸底燃起一分愠怒。他死死地拖住我的身体。
       把我甩掼在床上。
       两只手铁钳子一样压住我的两个胳膊。

他是我老公。
       可是每次我们亲热的时候我都生不如死。
       他非但不会顾忌我的感受。
       甚至在看到我痛楚难耐的时候。
       会露出冷冷的讥笑。

开始的时候我和他之间也曾经有过一段蜜里调油的日子。
       我以为他从失去女友的痛楚中走出来了。

可是当我欣喜万分的拿着化验单递给左宗霆的时候。
       他的脸阴沉无比。
       盯着我说:“钟毓。
       这个孩子不能要。
       打掉!”

我的挣扎狠狠刺激了左宗霆。
       嘶的一声把我身上的睡衣扯得稀烂。接着不顾我的反抗。
       掰开我的腿

而左宗霆则是a市如雷贯耳的左公子。
       经营着一家全国连锁的公司。
       这公司算得上是妇孺皆知。
       可想而知左宗霆的贵气。

当时的左宗霆和他的女友一起去了我所在的旅行社参加旅行团。左宗霆这样的公子哥怎么会来参加旅行团这种低档次的呢?

原因就是左宗霆的女友是一个鲜嫩的大学生。
       很喜欢这种贴地气的旅行方式。
       觉得人多了热闹。
       为了讨女友的欢心。
       左宗霆便跟着去了。

大半数的人砸破了车窗跳下来。
       可是也有小半数的人跟着车坠入了悬崖。而左宗霆的女友就包括在其中。

当初左宗霆疯魔一样要跳下悬崖去拽住女友的手。
       就在两个人即将双双落崖的时候。
       我抓住了左宗霆的胳膊。
       将他救了上来。

后来我经历了地狱一样的生活。
       先是被旅行社辞退。
       接着导游证被吊销。
       整个行业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地。

我的家里面也被左宗霆搅的一团糟。
       就在我觉得天塌了的时候。
       左宗霆从天而降。
       提出要和我结婚。

左宗霆从浴室里走出来。
       身上松松的挂着一件浴袍。
       浴袍中门大开。
       露出了他结实的胸膛和人鱼线来。修剪整齐的碎发湿漉漉的。
       有一颗一颗的水珠顺着头发落到了浴袍里。
       落到了他结实的胸肌上。

我正歪着身子从床头柜里取下了一板避孕药。
       当着他的面我掰下了一颗。
       就着床头的水杯吃了下去。

失去了导游资格证之后。
       我就开始努力钻研心理。
       现在我已经在心理界混出了一些名堂。
       但是这些事情我都没有告诉左宗霆。

可是我身无长物。
       家人又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。
       怎么可能习惯做一个富家太太。
       从我的导游执照被吊销之后。
       我就开始钻研心理学。

因为从小父母离婚。
       所以我心底有着很深的不安全感。
       学习心理能够抚慰到病人的心理。
       我觉得很满足。尤其是看着一个一个痛苦的病人满脸轻松的从我的诊室里离开。
       我就感觉很开心。

这女人全身上下只露出了一双眼睛。
       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的大衣。
       虽然穿的很随性。
       可是透过那身段和露出来的一双眸子。
       仍旧能洞悉到她一二美色。

“钟医生。
       我这个朋友有一点自闭症。
       所以想来你这咨询一下。
       若是能够在你这里治疗的话。
       那是最好不过了。”

听到这个名字。
       我身子震了下。
       因为这个名字我太熟悉了。
       这正是我丈夫心心念念放在心底的白月光。
       那个葬身在山崖底下化成焦炭的前女友的名字。

米雪在我的帮助下作了一个简单的测试。
       看样子米雪没有什么大碍。
       虽然有点自闭症的倾向。
       但是并不严重。
       我开了一点药出来。
       米雪便在女伴的陪同下离开了。

婆婆对左宗霆的前女友米雪十分熟悉。
       并且两个人相处的很好。
       在得知左宗霆要娶我的时候。
       和左宗霆之间爆发了强烈的矛盾和冲突。

“钟毓。
       你又去哪里了。
       你身为我左家的儿媳妇。
       不好好的在家里相夫教子。
       早点给宗霆生下一个孩子。
       天天都浪去哪里?”

我听到这声音莫名的有些烦躁。
       不是我不想给左宗霆生孩子。
       而是左宗霆根本就不要我生的孩子。

可是这件事我一直都没有告诉婆婆。
       婆婆就一直想方设法的折磨我。
       我只要听到孩子。
       心理就会翻涌出层层反感。

加上工作了一天。
       我的确很累了。
       所以我说道:“妈。
       有事么?我出来有点事情。
       这就回去了!”

虽然挂掉电话的瞬间我心里浮现出层层快感。
       可是我再想到回去之后可能面对的刁难。
       瞬间就怂了。

我也不想总是面对别人对我的刁难。
       可是这个世界上。
       我不单单没有一个体贴的好丈夫。
       甚至连我所谓的娘家。
       也没有一个我能够依靠的人了。

在咖啡厅里我呆呆的做了两个小时。
       这两个小时里咖啡馆的人熙来攘往。
       可是我却一直不停的想我结婚之后的事情。
       或许当初的我根本就不该和左宗霆结婚?

王宜室的脸上是恶狠狠的怒气。
       “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。
       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胆敢挂掉我的电话!你这般小门小户的低贱女人能够进了我左家的门槛已经是烧高香了。
       你居然罔视我的命令。
       生生的叫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个下午!这都不算。
       你居然敢挂掉我的电话!简直是太过分了!”

“还能是什么事。
       你和宗霆结婚这么长时间了。
       可是肚子却一直没动静。
       我今天来特别带了一个老中医。
       来帮你看看身体!”

可是我的嘴巴刚刚张了张。
       左宗霆便阴冷的看了我一眼。
       这眸子里有震慑。
       但是更多的还是威胁。

这个时候。
       左宗霆却更快一步上前攥住我的手。
       对婆婆说道:“妈。
       我先带她去换衣服。
       不然一会的酒会就来不及了。”

我扬起一抹冷笑。
       “我只是想知道。
       若是被你妈妈知道。
       你曾经叫我打掉了她的亲孙子或者亲孙女。
       她脸上会是什么表情。”

之前我的心理师的事业还没有走上正轨。
       所以我不敢提出离婚。
       可是现下我已经有足够的能力独自在这城市生活了。
       我一定要离婚!

“既然你的孩子我不能生。
       我们也不必维持这样一段没有任何意义的婚姻了。
       你说对不对?”

“左宗霆。
       你当初要和我结婚。
       为的不过就是折磨我。
       现在我没有了那个孩子。
       已经生不如死了。
       你难道也想余生都活在这样痛苦的婚姻里么?”

我分明看到左宗霆的眸子因为我的哀求软了几分。
       可是当我提到当年的事情的时候。
       他的眸子登时就缩了一下。